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燕倾天下》第一百三十七章 劝君惜取少年时(一)

胸中突然一痛。
撕裂的,利器狠狠扎入的疼痛,劈裂血肉,割断筋脉,带着铁和火的气息,猛烈的灼伤肌肤,令整个胸口,似被岩浆狠狠浇过,皮焦肉裂,扭曲挣扎的痛起来。
啊!
我抚胸喘息,未及反应,又一阵截然不同的剧痛突然袭来。
宛如长剑霹雳般自九霄插落,插入我那一刻因痛苦而混沌的脑海,随即延伸至后颈,再自颈后突兀窜出,瞬间沿着我的颈项深入脑中,以割裂一切的力量,仿若闪电雷霆万钧一击,猛烈劈开我混沌了一年的记忆。
双重的剧痛猝不及防而来,我大叫一声,直扑而起。
一个腾身已到熙音身侧,狠狠拂去幔帐,闪亮剪刀正明晃晃插在她胸口,鲜血漫漶,她却正笑看我,满是得意与欢喜。
几指封了她穴道,阻了那血势,我痛得眼前昏花,那秀丽的小脸笑容诡异如鬼,我脚步踉跄,天昏地暗不能自己。
旋转颠倒的天地里,黑暗之门訇然中开
“你可知那珠如何练法?练的人,须得一怀深恨,以自身血养魂,再以仇人随身之物同焚,至此,她主你寄,生死同命,她损你损,她死你死,她所受的所有罪,都会映射在你身上,而她却不会为你所噬。”
熙音唇角缓缓绽开的微笑
她宁愿损寿二十年,也要如此折腾你
熙音鲜血喷涌的胸口
黑暗山洞里,插在艾绿姑姑胸口的,我送给熙音的匕首
地下染血的剪刀,幽幽闪光
那宛如升腾于天际的虹,一端连在艾绿姑姑胸前,带起血光如练,血光成桥
熙音冷漠如冰,缓缓张开的眼眸
最后的未能成功的回首风千紫一旋身,砍落的头颅
熙音疯狂的眼神
崩塌的山崖,倾盆的暴雨,禁锢的神智,血肉成泥的亲人
那夜,万念俱灰的女子,一怀悲凉听着那女孩,问:世上怎么有这样的人,什么都要抢别人的,自己明明什么都有了,还要抢别人哪怕一点点值得珍爱的好东西?
听见她声音清晰,字字如刀:你什么都不给我,好,那我就把你什么都抢走!你让我痛苦,失去亲人爱护,好,我就让你更痛苦,失去更重要的亲人!哪怕为此和你同归于尽!“
模糊里姑姑冉冉走近,微笑看我,说:”别哭不是你的错“
艾绿姑姑!
我在心中激越的悲呼出声,再也无法支持这数重的剧烈痛苦,软软栽倒。
恍惚间听见杂沓的脚步声,有人如风般卷近,我却无法再去辨识那些身影,向后一仰,跌入温暖的怀抱中——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所有的人都在,所有的人都很温和快乐。
梦里娘音容依旧,倚在榻上,手中一卷东坡词,带着淡而温暖的微笑,和杨嬷嬷谈论她的小女儿。
梦里有高山上的山庄,隐蔽而清幽,步步机关,曲折反复,山庄里有我爱着的所有人们,外公,师傅,师叔,扬恶在不停的打着喷嚏,弃善的机关图被人涂改得面目全非,远真冷冷的,站在遥远的地方躲开所有人,昨日少年今朝老翁,我永远不知道真正的他到底长什么样子。
梦里有银衣的少年,在一轮金黄圆月中作天魔之舞,树丛中窥伏的少女,屏住呼吸。
梦里那少年对我说:”我想让你跳过最痛苦的辰光,我想让你暂时忘记报仇的噬心滋味,我想,和你过一段最单纯的日子“
梦里我记得仿佛没有这一段我对他说,不,不要,请让我离开你,你的饮鸩,止不了我们之间爱情注定永恒的干渴。
梦见他明眸如水,长衣翻卷,那个简陋静谧的小院里,他说,怀素,我感谢你。
然后我看着他飘然而去,知道自己永不可也不能追及。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回首,看见那个修长清瘦身影,微笑凝视我。
他一遍遍对我说。”怀素,原来我错过了你很多年。“”怀素,中国彩票:今生有此一夜,愿永世沉醉。“”对不起,此仇不报,沐昕寝食难安。“”只是这发缠在一起,就怕你用一辈子也理不清。“
梦里,他化身千万,是执拗陪跪的孩童,是独守孤坟的少年,是湘王宫里跪地哭泣的背影,是南军大帐前飞溅血色的英杰。
梦里景象变幻,我看见紫冥宫谈笑用兵的容颜,北平城楼弯弓独对大军的杀气,马哈木大帐前寸寸碾过掌心的重箭,大漠鬼城里缓慢而坚定绕上手腕的银丝。
我在沉睡中,绽开一抹微笑。
沐昕。
念着你的名字,令我觉得温暖——
似是睡了很久,又似是光阴只流过一刹,纷繁错杂的梦境里,那些事和人,流水般飞速来去,渐渐归于虚无,最后只剩一个声音,盘桓在我的梦中,执着的,坚定的,一声声呼唤我,徘徊不绝。
怀素,怀素
我缓缓睁开眼睛。
熟悉的梁柱承尘,精雕细刻,重重叠叠的宫缎纱帐垂了一层又一层,室内弥漫着龙涎的暗香,一盏金枝莲花宫灯幽幽的燃着,怕是影响了我沉睡,光影昏暗,映得对面的人眉目亦不甚分明。
我微微一笑,抚了抚那在我身侧假寐的女子长发,柔声道:”方崎,方崎?“
方崎显然是浅眠,我只轻轻一声,她便惊醒过来,尚自有些迷糊的揉着眼睛望过来,对上我睁大的眼睛,吓了一大跳,随即轻声喜呼道:”你醒了!“
她伸手过来揽住我肩,关切的道:”你可醒了,那天吓得我!你现在可好些?“
我试着运了运内息,至左胸处略有滞碍,不过倒也不妨事,比我那日晕倒前状况要好上许多,想必师傅或沐昕已经帮我疗治过,想到他们,又想起那梦中不绝的呼唤,我心中一慌,急忙坐起,道:”那日“
却见方崎竖指于唇,嘘的一声,示意我轻声。
我微微一怔,她已轻轻道:”你晕了几天了,这几天,沐昕和你那两个丫鬟,几乎都没睡,两个丫头一直在这里侍候着,刚才被我逼着去休息了,要知道你醒过来,她们只怕立刻又要爬起来了。“
我点点头,道:”辛苦你们了,还是你细心,我已经没事,何必再惊扰她们休息。“
她转了转眼珠,道:”其实我示意你噤声,倒不完全是为你那两个丫鬟,而是为了那位。“她对外间努了努嘴。
我心中一跳,迟疑道:”谁“
她白我一眼:”还能有谁,自然是你的沐公子。“
我顾不上她的取笑,急忙坐直身子,问:”怎么了?他“”你慌什么!果然是关心则乱!“方崎好笑的推我躺好,叹道:”不逗你了,他没事,不过也该让你急上一急,也不枉了他这几日不眠不休的等待。“
帮我拉了拉被子,她笑道:”你那位沐公子,那般情深爱重,便是铁石心肠也该化了春水,这几日大家虽也辛苦,却也多少轮流着小睡一会,只有他,竟是始终没闭过眼睛,要为那女人的事善后,要帮着你师傅用真气为你疗伤,要四处打探消息寻问解你这怪毛病的治法,好不容易闲下来了,他便守着你,夜里不便的时候,他便在外间点灯读书,等你醒来,这般不眠不休又耗费真气的操劳法,铁打的人也支持不了几天,我刚才出去端水,见他已经累极睡着了,好不容易才能休息会,所以我怕你惊醒了他。“
她似笑非笑睇我:”要感谢我是不是?你若知道,定然也心疼你的沐公子,不愿吵醒他的。“
我点点头,坦然直视她微带戏谑的眼神,道:”是的,如果因为我醒来而打断他难得的休息,我真的会很不安,所以,方崎,谢谢你的体贴。“
她怔了怔,半晌失笑道:”你这人当真明澈坦荡得可恨,却偏偏没有那些因过分坦荡而失了韵致的毛病,处处依然不失情致柔软,竟是无迹可寻无懈可击,连取笑你都觉得自己无稽,如今我算是更明白了,为什么这些人中英杰,都死心塌地的想着你“”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我转首对她一笑,”不需那许多,我也不配那许多爱重,我只有我之一心,愿换得他之一心,如此,足矣。“
方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叹道:”此愿何其简单,却又何其艰难!“
我无声一笑,不再继续这话题,问她:”你说沐昕为熙音的事善后她怎么了?“”能怎么?“方崎嘴角一撇,神色愤怒:”她死不掉的,那剪刀根本就没刺中要害,血流得多,却不致命,那天沐昕不放心,随后也去了沁心馆,到得及时,所以她一点事也没有。“
我苦笑道:”幸亏她没有事,不然我“
恨恨的捏紧掌下的床褥,方崎皱眉道:”这丫头城府真是深沉,当初你师傅一番攻心夜问,她虽然说了个大半,竟然将这最重要的一点隐藏住了,也是凑巧,你师傅记挂着你的下落,没能细细问下去,她说风千紫相助,才暗算得了你,这相助的手段,竟是没问个清楚,才害得你受了这一番无妄之灾。“”如此我倒小看她了,“我摇摇头,”也不知道她私下里嘱咐告诫过自己多少遍不能泄露秘密,将这意志磐石般牢牢压在心底,才抗得过夜梦里师傅的攻心问魂,我真佩服她,眼见杀不了我,竟疯狂到想和我同归于尽。“”同归于尽“方崎齿缝里嘶的一声,”她配么?“忽然惊觉,惊喜道:”你记忆恢复了?“
我点了点头,起身下床,淡淡道:“想来贺兰悠又骗了我,哼,他们一个个好手段,你来紫魂珠,我便封记忆,都当我是什么?”
想到紫魂珠,突想起件事,奇道:“紫魂珠既有同命之说,如何熙音病了这许久,我却健壮如昔?”
方崎道:“你昏迷时,我也问过你师傅,他猜测也许紫魂珠同命牵制,只是指外力伤损,或者便是熙音之病是由山庄摄魂迷心之术引起,而你武功也出自山庄,同源之力,所以不能伤及?”
我皱皱眉,道:“我不喜被人辖制为人所寄,这禁制,自然定要解了,只是也不必急在一时。”
说着轻轻披了外衣,向外间而去,足下软鞋踏在厚厚波斯地毯上,阗无声息,转过一方螺钿花草八幅屏,便见几榻之上,一灯荧荧,沐昕盘膝榻上,以手支头的背影。
听得他鼻息均匀,想必倦极,在等待中终于沉入睡眠。
我悄悄走上几步,再不上前,立于他侧旁,看着他静静托腮沉睡的侧影,一线微黄的灯光射在他脸上,映着他浓密如鸦翅的长睫,和在睡梦中依旧微微蹙着的眉,清华毓贵风神之中,却微有憔悴之态。
一卷书落于他膝,随未阖的窗扇中溜入的风轻轻翻动,我的目光凝在那一卷卷名之上。
《庄子逍遥游》。
逍遥游,任情逍遥,可惜,人生难得一逍遥。
心若自在,虽圉于方寸之地亦朗阔,心若羁绊,虽身处天地之宽亦拘束。
我凝视他,心中突然微微酸楚,侯府里金尊玉贵的公子,开国功臣豪族世家的后代,本该在府中珠围翠绕,享尽荣华,却因为爱上我,少年离家,颠沛流离,而为了长伴我身边,经历了多少风波磨折更是不可胜数,那般的劳心劳力,时时伤损,担忧惊怖,竟使这明月般光华无暇的少年,早早的有了沧桑之色。
我当真,亏负他良多。
方崎蹑足出来,见我出神,打手势问我,我回过神来,勉强冲她一笑,悄步上前,衣袖一拂,已点了沐昕睡穴。
扶了他睡好,又取了被褥盖上,才拉了方崎出来。
她惊讶的看我,问:”你做什么?“
我奇怪的看她:”让他睡觉啊。“
方崎瞪大眼睛,吃吃道:”你点他睡穴让他睡觉?你知不知道他为了等你醒来等了多久?你知不知道他为了求解紫魂珠寻了多少古籍偏方?你知不知道他时时守在你身边无论怎么劝说都流连不去?你一句话也不说就点倒了他?你就不肯让他惊喜一下?你就不想和他诉诉衷肠?你就不怕他醒来后会“”他不会,“我截断方崎,淡淡道:”和惊喜比起来,他现在更需要的是睡眠。“”可是你也心太狠“方崎的指控还没完,我已截住她。”我会始终在这里,“我看着方崎的眼睛,一字字道:”一直都在,只要他睁开眼睛,都能看到我,都能听到我说话,那么,早一刻看到和迟一刻看到,早一刻诉说和迟一刻诉说,不会再有区别。“
www.56wen.COM下{ 书 }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天下归元作品集
天下归元其他作品: 《帝凰(沧海长歌)》《凤倾天阑》《扶摇皇后》《燕倾天下》《凰权》《千金笑》中国彩票《女帝本色》

101彩票黑平台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时时彩走势分析软件 金巴黎珠宝 千亿娱乐城信誉
安徽11选五基本走势图 加拿大3.5分彩开奖官网 黄大仙灵码 历史记录 2018刮刮乐中奖图片
福彩3D必发彩票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l 天津时时彩全天计划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天天彩选4开奖公告190期
三合搅珠开奖历史记录 11选5杀号精准公式99 英超直播 北京时时彩计划软件破解版 福建时时彩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