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燕倾天下》第一百一十三章 可惜风流总闲却(二)

一路回关。
不死营三百骑经鬼城一劫,元气大伤,沐昕内外伤也不轻,我想着当初马哈木离开时说的话,担心贵力赤不肯放过我们,之后还将面对厮杀苦战,特意命所有人缓缓前行,以图恢复元气。
在离开鬼城时,经过石窟密道时,在一处石凹里,我们发现了很多那种奇蛇,挤挤轧轧交缠在一起,翻滚不休,看得人头皮发麻,我想了想,咬着牙,用红柳条编了个盒子,小心翼翼捉了几条那蛇放进去,交给刘成,示意他小心收着。
刘成自方一敬死去后,越发沉默,离开鬼城那一夜,他燃起一堆火,将那豪莽男子烧成了灰烬,我静静站在一边,看着沐昕和刘成跪在火堆前,两人都神色平静,然眼底光芒黝黯,我知道这一刻的他们,定然在怀念着那个笑起来总是分外舒朗的男子,怀念他纵意恩仇的一生。
我并不熟悉方一敬,却不能不为他无辜的死而悲伤,更有一分歉意与愧然,若不是因为我,方一敬不会死在大漠,若不是因为我卷入了贺兰氏之争,他不会死得这样惨。
刘成收敛了方一敬的骨灰,背在背后,我听沐昕说,他和方一敬都是孤儿,很早就跟随舅舅,两人虽然性格迥异,却是割头换命的交情,我因此越发歉疚,几乎不敢和沉静的刘成多说话。
沐昕在刘成背起方一敬骨灰后只淡淡说了一句:“刘叔,你放心,这公道,我一定会替方叔讨回来。”
我沉默听着,抱膝看着遥遥的西方,一轮落日,迅速的降下去。
其时已是仲春,不知不觉间年节早已过去,走了一路,远处的群山依然积雪茫茫,近处草甸却已生发,渐渐有嫩绿草芽探出灰黄土地,间或开着红黄小花,不艳丽却清新,让看久了白雪和枯枝的萧瑟大漠景色的人们,都忍不住精神一振。
骑在马上,遥遥望着前方毡房木屋,我皱起眉,好像,已经快要进入乞尔吉斯的领地了。
远远的,已经可以看见乞尔吉斯部的游骑,贵力赤在这附近一定布了重兵。
我思索着,漠北广袤之地,再强盛的军力,也布不了天罗地网,更无法合围堵截,兵勇们骑马往大漠草原里一撒,任谁也无法兜底追上,这也是大明对付北元最为头疼的原因之一,我们这几百人也是同理,真要想避开贵力赤倒也不难,只是我们对这大漠太不熟悉,所剩的干粮也不多,万一乱走乱转迷了路昏了头,只怕比被贵力赤剿杀下场还惨。
要不要寻个向导来?可万一惊动了贵力赤
正思量着,忽听有人叱喝道:“什么人!”
霍然抬头,我们这一处隐蔽的营地外,一座土丘后,冒出张小小的脸蛋,飞扬细眉,淡蜜肌肤,转目间黑嗔嗔的眼珠宝光流动,穿一身简朴的蒙古袍子,甚是敝旧,却丝毫不掩潇洒脱略气质,而潇洒里,偏偏奇异的还蕴有教养极佳的闺秀之风。
我喜得大叫一声:“方崎!”——
方崎的到来,实在是个令人惊喜的意外,更惊喜的是,她是来为我们引路的。
方崎说贵力赤最近一直在调动军队,在领地周边布防,她有办法带我们绕过贵力赤的侦骑,我好奇的盯着她,问:“你如何会在这里?还有,你又怎么能知道这漠北地形?”
方崎抿嘴一笑:“我早就在这里了,当初和你们分手去天山,从天山下来,我一时兴致来了,就去了漠北,原本在草原各部落闲逛,后来贵力赤吞并小部落时,顺手将乔装的我也掳了去,在他部落里做了女奴,直到前两天,我遇见了塔娜”
我惊道:“塔娜?”
方崎好一番解释,我才明白,塔娜随索恩到了贵力赤部,机缘巧合下结识了方崎,她无意中听得贵力赤父子发誓要擒下我,咬牙切齿的说要把我作为禁脔玩够了再扔给全族男子玩弄,塔娜大为忧虑,便和方崎说了,方崎大吃一惊,塔娜才知道她识得我,塔娜不愿背叛少主,便拜托方崎前来寻找我,又将索恩告诉她的贵力赤的布置透露给了方崎,而在今天遇上我之前,方崎在这周围已经转悠了很多天。
我听了心里感激,想起当初对塔娜那一番用心,终究没有白费,她果然是个善良的姑娘,只可惜,索恩利欲熏心,哪里看得见身侧少女,如水明澈的眼睛
听方崎说了来龙去脉,我立在土丘之上,远远看着贵力赤人影闪动的聚居之地,淡淡道:“依着你带来的消息,咱们就凭这三百人,也可让贵力赤偷鸡不着蚀把米,给他个教训,可惜,时不我待,我竟没有机会报上次沐昕那一箭穿掌之仇,也罢,让他多逍遥几天吧。”
“是,怀素,我们得尽快赶回去了。”调息完毕的沐昕掀帘而出,对方崎点了点头,“刚得到的消息,李景隆已在朝廷催促下,誓师于德州,称要二次北进雪耻,与武定侯郭英、安陆侯吴杰及能征善战的平安将军合兵,共六十万众,号称百万,企图一举拿下北平。”
他遥望北方,轻轻道:“若只是李景隆,百万大军也能给他用成十万,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但这次来的还有平安,平安曾是你父部下,深知他的作战方法和用兵策略,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父亲有个这么个对他了如指掌的对手,对方又有大军压阵,此次,形势极为不利。”
我点点头,沉吟道:“平安此人我听说过,勇猛悍利,作战必身先士卒,配做咱们的对手。”
说完才反应过来,去看方崎,她面上神色微微有些奇异,却并无不豫之色,见我看她,笑了笑:“我从塔娜那里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不过实在没想到,燕王之女,以智慧灵机名闻天下的怀素郡主就是你,实在失敬。”
她眨眨眼,道:“你知道不,就算我僻处漠北,也听过你的名声,他们说你是神女下降,玄女临凡,仙风道骨,与众不同”
我忍不住笑起来,“得了,你别调侃我了。”心底却疑惑更浓,方崎的身份,定然是名门之后,换句话说,十有八九是处于和燕王对立位置的名门后代,她如今和我混在一起,当真一点心障都没有?
随即想,既已为友,当不应轻易入人以疑,人以坦诚待我,我自当以赤诚待之,想那么多做什么!
当下笑道:“虽说要赶回去,便宜了贵力赤,可也不能一点纪念不留给他。”
沐昕见我目光转向那装蛇的藤匣,已经明白我的打算,笑道:“正好,也好趁火打劫些干粮。”
我笑意流眄,掠过沐昕,轻轻道:“你可不许去,请刘叔叔劳动一趟便了。”
沐昕还要再说,我轻轻掩住他口,道:“你伤势不轻,若去冒险有个闪失,可叫我如何是好?”
沐昕目光一软,温泉般流过我全身,不再说话,方崎黑乌乌的眼睛已经瞟了过来,似笑非笑偏头看着我们,我毫无羞赧之色,落落大方与她对视,相持半晌她终于败下阵来,挥挥衣袖:“罢了罢了,果然是天降神人,脸皮之厚,也是无与伦比。”
我笑,声音清越:“过奖过奖。”——
是夜,僻处贵力赤大营最边缘的游骑营,突然出现数条号称“地狱之蛇”,漠北人视为鬼魅闻风丧胆的鬼蛇,立时引起炸营。
以为触犯神明,鬼魅突降怒及草原,即将降下恐怖惩罚的蒙人鬼哭狼嚎的到处狂奔,妄求去寻找一片安全之地,不至于为鬼神所噬,然而恐慌是可以传染的,随着消息的迅速散布,以及那蛇的到处爬动,见到的,没见到的,都被那近乎疯狂的恐惧所侵袭,一时间大多的营帐都人影乱窜,踩踏拥挤,怒号惨嘶,乱成一团。
趁乱,我和刘成带一队人,烧掉了一小部分贵力赤储存粮食物品的仓库。顺便还抢走了一些干肉粮食。
依刘成的意思,是要把贵力赤的所有储物都烧了,我拦住了他,草原游牧民族本就缺少粮食器具,生活无定,要不然也不至于年年秋末劫掠边境,靠打劫中原百姓来维持口粮需要,如今小小给他个教训也罢,若害得乞尔吉斯部老弱妇孺衣食无着,那就有干天和了,毕竟争战只是贵族间的事,百姓无辜。
黑暗里,完成任务的三百骑整装待发,安静如铁随侍身后,我于马上回首,惊异的看着濒临疯狂的营帐,看着匆忙燃起的火光间俯伏在地向天哀号或是拼命磕头求恕的蒙古骑兵们,听着那仿佛天地毁灭的绝望呼声远远传来,呆了半天才呐呐道:“我只道这蛇能吓吓人,却不想能吓人到这等地步”
沐昕的目光在夜色中越发明亮,微有些奇异的情绪:“这就是紫冥宫的手段了,可惜世人无辜,生生被欺瞒得如此。”
方崎转过头来,奇道:“紫冥宫?难道这和紫冥宫又有关联?我只知道这蛇是沙漠中最为恐怖的大泽鬼城的灵物,据说这鬼城诡异绝伦,凡靠近者必死无疑,而这蛇更是传说中的鬼使,出现在哪里,哪里便死尸遍地,赤地千里,是漠北蒙人视为最最不祥恐怖之物,你们又是从哪里得来?”
我喃喃道:“大泽鬼城我刚从那里出来。”
说完此句,想起石窟顶银衣玉冠的温雅男子,一轮金色月亮里似可飞去广寒的端丽身姿,想起他振衣而去,萧然吟诗的萧索背影,想起他目光里的百折千回,神情里的欲言又止,字字句句都是痛苦难言的心思,想起他和贺兰秀川各自飞出时溅出的血花,想起他离开时拒绝看我的眼睛,想起那句“当初漫留华表语,而今误我秦楼约”,一时只觉嘴中苦涩,所有的言语都似被粘在了舌上,无法顺畅的一一吐出。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万里关山,大漠明月,遥映衣冠似雪,我立马高岗,在心中默默长吟,吟至最后一字,扬鞭策马,骏马扬蹄而起,仰首长嘶,向着战火再次燃起的北地之城,向着未来人生里无数的变数与翻覆,向着风雨,中国彩票:向着与如诗般少女情怀和初入红尘的旖旎微笑逐渐背离的方向,绝尘而去——
文末锦水数句,出自卓文君《诀别书》,为与司马相如劝诫诀别之作,大意简略如下:与其大家而今这么痛苦不如就此分开吧,今后的日子请好好生活不要惦记着我,流水潺潺,让我们永别吧。此句其实与文意不算太合,但我喜欢句中凄然决绝之意,遂有此用。
www.56wen.COM下 & 书 & 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天下归元作品集
天下归元其他作品: 《扶摇皇后》《燕倾天下》《凤倾天阑》《凰权》《千金笑》《女帝本色》中国彩票《帝凰(沧海长歌)》

香港六合彩 大赢家双色球 江西多乐彩开奖号码 11选五开奖结果 2015四肖中特
排例五走势图 福彩3d今日开奖号码 地球人彩票app 2018年历史开奖记录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
北京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时时彩开奖官网 热购彩票 pk10盛兴开奖直播 吉林快三跨度和值组合表
体彩快乐扑克3直播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秒速赛车害了多少人 青海怏3开奖结果 平特王日报2018年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