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燕倾天下》第一百零一章 萧萧一夕霜风起(一)

眼前的天地和以往见过的所有都不同,天是红的,地是黑的,紫色的河流倒挂着从我头顶流过,彼岸开着大片大片赭色的花朵,深重的颜色,招摇着撞入眼帘,避之不及。
花丛里,却有一抹银色的影子,倏忽来去,鬼魅似漂移无踪。
我突然觉得畏惧,心底有淡淡的寒意升起,却依旧不能自拔的举步向前,茫然的步伐,犹如久居黑暗中之人,突见天际一轮明月,于是不可自控的被吸引
忽然锦衣的孩子挡在我身前,山泉般清澈的眼,明亮如星,幻着粼粼的光,转目间便浮波般摇曳张开臂拦住我:“别去!”
我笑一笑,欲待去捏他清俊可爱的颊。
天地忽地一颤,倒了个倒儿,小人儿已是无踪,黑色的天穹下,只余我茫然看着掌中一缕黑发割发谁的发?
一忽儿我的指尖到了一人胸前,他的面目模糊不清,唯有溅起的鲜血艳红如火
我惊吓着收回手指,却见远处光芒一闪,九根紫色长针,破空而来。
有人在我身后轻笑,吟: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我回身,身后空渺无物,却有烈焰岩浆翻滚,腥臭冲鼻,翻起的赤红粘腻浆汁间,隐约白光嶙嶙的骨殖随之卷起,上下不休。
心头被猛的一撞,排山倒海的惊恐,却又不知为何惊恐。
天长地久有尽时,地狱黄泉无觅处
一线强光,刺痛双眼
我缓缓睁开眼,有些茫然的目光,对上微微摇晃的漆了红漆的一小方四方的木顶。
是辆普通的马车。
窗帘遮得严密,几乎没有光线透入,我闭一闭眼,以练武之人的目力和感知,确定现在是黑夜,而对面,一双冷而烈的目光,正紧紧盯着我。
微微动动手足,意料之中的发现自己已经丧失行动自由,重穴被点还在其次,腕上的锁链还是玄铁乌金所制,对方还真的很给我面子。
盯着那双眼睛,轻轻叹息,我道:“是你。”
对方一笑,“冰雪聪明的怀素郡主,想必也没能料到我竟然没有逃走,始终逗留在北平。”
“是,我疏忽了。”我皱眉道:“我以为当日你计划失败,定然远遁,未曾想到你当真胆大如虎,居然始终窥伺在侧。”
“最危险的地方便最安全。”他笑:“我就在燕王府附近,时刻看着你们呢。”
我懒懒一笑:“让我猜猜,你是以什么身份?小厮?仆佣?摆摊儿卖烧饼?真是委屈你了。”
他没笑意的一笑,不过嘴角一扯:“勾践卧薪尝胆,忍辱复国,终一日将夫差踏于脚下,姑苏山上,昔日意气风发的夫差求降不得迫而自杀,我今日不过在敌人处操持贱役,区区尊严受损,比起父仇家恨,不算什么。”
我见他比起勾践,倒是一诧,“索公子好大志向。”
索怀恩笑得淡漠:“不敢,在下生平无大志,不过愿食燕王肉寝燕王皮而已。”
我晒然一笑,颇有兴趣的看着他:“你化名姓索和我父有大仇,再加上那日你在军营制造混乱后我命人打探来的蛛丝马迹洪武二十九年我父征北元战役中被活捉的大将索林帖木儿是你什么人?”
索怀恩微有惊异之色:“早听闻怀素郡主胸有璇玑心成七窍,果然不谬,在下倒是越来越佩服了。”
我皮笑肉不笑:“不敢不敢,所谓璇玑七窍,还不是都成了你索公子阶下囚?”
索怀恩无声一笑。
我一边和他搭话,一边却在暗中思索,索怀恩冒险留在北平多日,想必是为了伺机对付父亲,父亲却是个谨慎之极人物,出入护卫上千,燕王府各处守卫森严,他便把目光转向了时时出府,又不爱人跟随的我,不过我常和沐昕同进同出,他忌惮我两人机警武功,不敢轻易出手,如今我落单,自然趁虚而入。
如果没猜错的话,此人算准了我的脾性行事,所谓的遇贼,卖艺,白莲图,都是他事先安排,步步为营,处处算计,引我入彀的种种举措,只怕从我出燕王府开始,便已落入了他的算计中。
无论如何,是个聪明人物了,当初沐昕和朱能约定比试对战,选定了他辖下百户,后来我和沐昕常去校场和他一起操练,原来彼时他已对我留心。
低目看看自己装扮,却是一袭白麻长袍,那式样我呆了呆,怎么竟有些似回人装束?
却听索怀恩道:“我们已经出关了。”
我一惊抬头,又隐约听得四周车马声不绝,似是身处一个车队,想了想道“你混入了贡使商队?”
其时域外商人常以贡使的名义,通过丝绸之路与当朝互通贸易,以马匹、骆驼、钻石、卤砂、宝石、地毯、纸张、金银器皿、宝刀等来换取大明的瓷器、丝绸、布匹、棉花、花毯、茶叶等。回人善营利,虽名朝贡,实图贸易,只是当朝对贡使入关约束甚是严格,每一使团进入嘉峪关时,必须出示关文,并逐一登记,不能随意入关,无关文者或超过关文所载人数者不得进出,且不能携带国人出境,索怀恩是如何做到的?
索怀恩却似乎不以为异,只淡淡道:“该使团进关时三十五人,出关时依旧三十五人,不过有三人感染时疫病死异国,就地掩埋,咱们使了些银子,换个装扮,填了那空出的名额,也就得了。”
我冷笑道:“这时疫来得倒巧。”
索怀恩无动于衷:“是啊,很巧。”
门帘一掀,我昏倒前看到的那黄瘦女子钻进车来,她抹去易容,虽然仍是高瘦,但浅褐的肤色健康明朗,双目大而明亮,眉毛浓黑,五官英朗,冷淡的目光看我一眼,对索怀恩道:“少主,前方有人联络。”
便见索怀恩目光一亮,喜道:“塔娜,是哪路?”
塔娜却犹豫了下,看了我一眼。
我略一思忖已明了,笑道:“想必不止一路?坤帖木儿,马哈木?”上上下下扫视他一圈,“看不出来,北元的大汗和太师都很看得起你嘛。”
塔娜很是不满我轻佻的目光,鼻子里重重一哼,高傲的睨我一眼,“当然,索恩少主是草原上最凶猛的雄鹰,黄金家族杰出的骁勇后代,十六岁便成了咱们大元最负盛名的勇士,这样的英雄,谁敢不敬?”
我笑吟吟的看着她,不出意料的听见索恩一声厉叱:“塔娜!”
塔娜呆了一呆,才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脸色刷的一白,咬了咬唇,扭头冲下了车。
一阵扬鞭策马之声传来,瞬间远去,隐约感觉到沙尘扑打到车帘上,这烈性女子,想必以狂奔怒叱的方式,去出气了。
我懒洋洋看着索恩,“索恩啊,你也忒小气了,人家除了你的名字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呢,你紧张什么?”
索恩的眉毛低低压在眼上,如鹰般的利锐双眼里冷光一闪便没:“郡主,还望你高抬贵手,塔娜是直心肠的草原女儿,万万不是你的对手,你从她身上获取情报,若累得她受责,你于心何忍?”
我奇道:“怪哉,你是她的少主,是否责罚她全在于你是否怜香惜玉,怎生拉扯到我身上来了?你若心疼,不骂她也就是了,忍不忍全在你,与我何干?”
索恩冷笑着看我:“南蛮子的女子,就是奸诈!”
我笑:“彼此彼此,比起草原雄鹰,还差着些儿。”
他窒了窒,道:“这些阴私伎俩,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凡事因必有果,饮啄莫非前定,若不是你父在彻彻尔山活捉我父后大肆羞辱,致他愤而自杀,又怎会有你今日羁索之苦?”
我不以为然:“对战沙场,各凭胸壑,总有胜负之分,当年伐元之战,我父真刀真枪胜了你父,既然战败,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勇气,他畏懦自杀,咎由自取,你却将这旧帐迁怒无辜,这也是敢作敢为恩怨分明有担当的草原雄鹰做派?”
“啪!”一个耳光恶狠狠甩过来。
我偏头一让,中国彩票:仍被掌风扫及,脸颊上火辣之感大盛,想必红肿了一小片,这恶狼,下手的力气还不小。
阴狠的看着我,索恩道:“朱怀素,你最好识时务点,收拾起你的毒舌利口!否则我要你死得很难看!”
我挪了挪身子,往车壁一靠,满不在乎道:“你尽可以试试。”
索恩眉毛一竖,眼中怒气一闪,正要上前,却突然停住,上下看了我一眼,深深吸一口气,已平静下来,忽地一笑:“你想激怒我?想图痛快一死,还是盘算着什么别的诡计?死心吧朱怀素,我带你出关极其隐秘,现在你那些人想必还在北平城满城搜索,哪里想得到,他们的怀素郡主,已经到了关外草原,哈哈哈哈哈哈”
他大笑着掀帘而出。
我微微冷笑,眼底却泛起遗憾之色。
刚才刚才若他怒极冲至我身前,只要再进两步,我就可以
可惜。
wwW.xiabook.com wWW.7WeNXuE.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天下归元作品集
天下归元其他作品: 《千金笑》《扶摇皇后》《女帝本色》《帝凰》《凤倾天阑》《凰权》中国彩票《帝凰(沧海长歌)》

盈彩娱乐城官方网站 pc蛋蛋机器人 广东十一选五现场 二分彩是啥 免费一肖中特网
黑龙江11选5 双色球开奖结果37 保时捷彩票下载 实力公开六码复式连码 75秒极速时时彩规律
11选五 爱购彩手机版 极速快乐8大小单双网站 11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飞艇pk10送彩金
2014年第22期特码资料 尊博娱乐官方 新郎办麻将婚礼 合一彩 快乐十分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