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燕倾天下》第九十七章 回首向来萧瑟处(一)

音韵回荡在幽寂的林中,中国彩票:银丝闪亮在深浓夜色里,而沐昕的身影沿着银丝瞬息滑至,夜风中,叶影交织的密林里,他白衣涤荡,飘然而行,蹈空而去的身姿,如一只越千山层云的飞鹤。
那般风神如玉,逸然如仙,施出的却是中者立倒的狠准招数。
崔总旗的短弩刚取出一半,指尖还未来得及按上扳机,沐昕的手已经搭在他手腕上,一抖一甩,立时吭也不吭的被摔落马下。
随即头也不回,好似背后长了眼睛般,反手一拉,便拉走了正提抢捅向他后心的官兵的枪,手腕一颤抖,三个美妙的枪花,无声击倒了三个人。
横枪一转,啪的一声枪背正击在冲过来的另一人的胸口,将他远远打飞出去,正正栽到烟气当中,喊也未及喊一声,便一翻白眼软成烂泥。
轻飘飘一个倒跃,那细窄一线的银丝在沐昕脚下仿若平地,毫不影响他武功施展,袍袂飞掀,倒踢而起,最后一个官兵长嚎着倒栽出去,栽出丈外。
再不停留,沐昕脚在银丝上一垫,悠光闪动间,一个跟斗已翻出林外。
身化飞矢,直扑那偷懒留守林外的郑百户!
顺手一牵银丝,携着我同时从林中飞出。
刚才林中的响动,必然已为郑百户知晓,而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全数擒下这批人,一个不漏,我们原本算准官兵追到此时,定然极其疲惫,定会急着抓人回去交差,没想到郑百户因那崔总旗言语影响,在林外留了一小半人,出乎我们意料之外,所以我和沐昕一对手势,都决定,速战速决。
沐昕飞鹰般的身影乍一闪现在林外众人眼里,便直扑郑百户,那人一矮身,已窜到马腹之下,倒端的是好骑术,他身侧两人,倒也有几分胆气,并不畏沐昕之势,一人长柄戟横架,另一侧一人一个大仰身,长刀旋成一团流光,直劈沐昕天灵。
长笑声里,沐昕看也不看困兽犹斗的两人,随手一抓,便将两人抓在手里,挣扎不得,砰砰两声,两人远远的被扔进林中。
沐昕再不停歇,随起随落,每一起落,必手抓两人,砰砰砰砰之声连续不断,那些士兵们无一例外的被扔进了林中烟气中心。
涌动的黑色人群里,他旋转的身影犹如风卷起千堆雪,苍穹星光如漏,尽皆洒落那秀逸绝伦的少年之身,映着他谪仙般的风姿,力量与美的完美融合,如此令人惊叹。
我微笑着,清闲的站在圈外,负责将那些被他威势所惊四处逃散的士兵,用银丝一一赶回,以便使他们能感受到沐公子的惊神抓的快捷准狠招数。
同时分心注意着林中的动静,看是否有人逃脱烟气侵袭。
心分两用,便没注意到藏到马腹下的郑百户,不知怎的几个翻滚,竟然滚到了圈外,一个骨碌爬起身来,飞身上了一匹已经失去主人的马,狠命一抽,那马吃痛,低头猛一冲,便已冲出几丈开外,已经脱离了我的银丝的可及范围。
这人的敏捷出乎我意料之外,我一怔之下正待去追。
忽见那马突仰首长嘶,仿被重物所挡,惊痛之下威猛绝伦的前冲之势生生被止,前蹄高高扬起,在半空中盲目挥动,浑身覆满油汗的肌肉块块暴起,肌肉滚动里累积的力量被巨力压制的撕裂般的疼痛,令那马狂嘶乱踢不已。
然而那般疯狂挣扎,却只是因为一只手指,轻轻点住了马颈。
月光下,一双手,如玉如琢的手,修长的手指,近乎温柔的点在马颈处,姿态轻轻。
银衣飘拂,比月光更静谧更悠然的气韵,比月色更明亮更柔和的笑容。
贺兰悠目光如波,自马和人的仓皇紧张神色上流过,然后,笑了。
温柔的卷袖一拂,天魔舞的姿态,与生俱来的优雅动人,初雪落,春花生,圆月冉冉于万顷碧海之上,柳丝悠悠于蓬莱楼阁。
恍若一梦,柳绿鹅黄,小桥烟雨江南一梦。
袖风令人迷醉的,轻轻拂过郑百户的脸。
他立即软软跌落。
跌落那一地人群中。
他是最后一个被擒的。
看着我,贺兰悠手掌一挥,温柔的将郑百户轻轻向前一推,笑道:“你不待见我,可我还是很记挂你的,喏,区区小礼,不成敬意。”
我沉默着接过,顺势一拂,将那家伙也拂进了林中。
沐昕已当先进了林子,我和贺兰悠前后跟着,贺兰悠那几个手下,远远的看着。
林深处,遍地横七竖八的躺着被迷倒的官兵,事先服了解药的刘成方一敬几人看守着,方一敬犹自恨恨,不住对着地上人事不知的官兵踢上一脚。
见沐昕过来,急忙迎上去,满面疑惑的道:“公子,既然捉了这些官兵,何不一刀一个解决了,费这事”
沐昕淡淡截断他的话:“我们自有打算。这些人还有用。”
我点点头,对沐昕道:“把你的宝贝借我用下,不会舍不得吧?”
沐昕黑白分明的眼眸里的笑意比眸色更分明:“你又淘气。”说着取出玉笛递给我。
我正待就唇吹奏,却见一直低头看着那些官兵的贺兰悠,突然道:“且慢。”
我停手,见他蹲在那崔总旗身边,抬头对我道:“郡主,我可否讨个情?”
我笑道:“贺兰公子,这么快就要收回利息了,你可真是锱铢必较。”
贺兰悠面上神情奇异:“若是能够,我倒宁愿郡主永远欠着我的,可惜,你就是欠着我的,也能被人翻成我欠你的,那还不如干脆,我多欠你些算了。”
扬扬眉,他道:“反正债多不愁。”
我听他这话说得奇怪,似有深意,不禁皱眉打量他,他却已低下头去,盯着脚下崔总旗道:“这个人,我想向郡主要了。”
我一怔,道:“你什么意思?要他?他可是朝廷官兵?肯跟着你?”
贺兰悠笑容很谦虚,话说出来却不是这么回事:“这个不劳郡主费心。”
我笑笑,退到一旁,“既如此,贺兰公子开口,怀素敢有不应?”
似笑非笑看着他。
也不出手救醒那崔总旗。
贺兰悠看我一眼,“郡主不打算弄醒他么?”
我笑容可掬:“少教主能力卓绝,自然知道如何救治,我就不多这个事了。”
贺兰悠默然,半晌悠悠一叹,唇边一抹微冷的笑,道:“好,你莫要后悔。”
我奇异的看他:“你救醒人家,我后悔做甚?”
贺兰悠不答我,只微微一笑,五指一抹,五枚暗紫长针在夜色里熠熠生辉。
我转念一想,惊道:“九针激魂?”话一出口立觉不对,这明明是五针,可是当初在紫冥宫,我记得贺兰悠就曾经对自己施过此针,那次可确确实实是九针。
贺兰悠笑容可恶的温柔:“哦,我改进了,对于武功低微不堪九针针力的人,五针也就差不多了,可解一切神智昏迷内力封锁经脉僵滞之症,虽说必定要折阳寿二十年,且每月至施针时刻必痛不欲生,不过既然郡主不愿出手相救,也只好请这位官爷委屈一二。”
我呆了呆,反应过来时立时便要出手,贺兰悠却根本不给我反悔的机会,反掌一按,五针飞射,刷刷连响,齐齐没入那崔总旗胸膛。
我颓然放下手,贺兰悠却依旧不肯放过我,微笑着拍了拍微微蠕动的崔总旗的脸:“这位官爷,你该好好谢谢慈悲仁心的怀素郡主,若不是她和我斗气,你还要在这烦扰浊世多挣扎二十年,那该多痛苦。”
我气得一个倒仰,手指已恨恨按在了腰间照日剑上,此时月上中天,月光透过稀疏的枝叶透过来,洒在面前这个人温雅的容颜上,却不知是月光霜白,还是他容色雪白,只觉这一刻他分外玉生寒水笼烟的眼眸,令我手指突然僵冷。
却听铿然轻响,沐昕的剑已轻轻搁在贺兰悠颈上,明亮的剑光,反射月色,似一段微微荡漾的冰河,越发映得贺兰悠容光灿然。
“贺兰公子,何苦欺人太甚,无故伤人?”
贺兰悠神色如常,甚至不顾沐昕长剑横颈的威胁,缓缓转首看向他:“哦?既已无心,何来有伤?”
随着他转首的动作,一缕鲜血静静流下,顺着剑上凹槽,滴落衣襟,在静寂的夜里,听来分外动魄惊心。
沐昕手掌稳定,毫不动摇,似永不会因外事有丝毫动弹,“你愿意伤着自己,我也管不着,但你欺负怀素,却非我可忍。”
贺兰悠笑起来,明媚如花:“欺负?好,好个重情重义的沐公子欺负哈哈哈哈”他越笑越开心,剑锋上的血越流越急,却恍似毫无感觉,转向我,“郡主,你感不感动?我好像都感动了呢。”
我紧了紧手指,退后一步,贺兰悠明丽笑容和平静眼神里有一些令我无法感知的东西,幽光闪耀,宛如有质,撞入心扉,令我咽喉干涩心头巨跳,竟然无法说出任一个字来。
贺兰悠笑了许久,才将浑身的抖颤平息下来,低头想了想,忽道:“沐公子,你把剑搁我颈上做什么?我可是记得很清楚,某人曾经发誓不伤害我。”
沐昕不为所动:“那是在你不伤害怀素的前提下,不过你放心,沐昕向来不自食其言,今日你流多少血,我赔你多少就是。”
他说得轻淡,我却听得心惊肉跳,这两人是怎么了,中了邪了么?怎生闹到如此地步?沐昕反应也算正常,可贺兰悠犯得着这般和我赌气?他不是一向漫不在乎?
上前一步,我正待说话。
却见贺兰悠斜眼一睨沐昕,悠悠道:“说话可要算话。”
沐昕淡淡道:“自然。”
“那好,”贺兰悠笑道:“那么就请你赔我,你的心头血吧。”
WWw.xiABook.Com56wen.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天下归元作品集
天下归元其他作品: 《帝凰》《燕倾天下》《女帝本色》《凤倾天阑》《千金笑》《扶摇皇后》中国彩票《凰权》

彩运来娱乐 百乐彩登陆网址 河北时时彩开奖号码 澳洲幸运5官方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网址
pk10六码技巧六码位置 2012年香港特码生肖表 四川时时彩公式 2010版麻将连连看 亚泰娱乐注册
广西快三47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开奖信息 浙江快乐12 大众彩票娱乐城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
排列五基本走势图 幸运飞艇开奖比分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喜乐彩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那个计划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