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燕倾天下》第六十一章 惊风吹落星如雨(四)

那厢,沐昕稳稳坐在贺兰秀川对面,拢手袖中,毫无惊惶之色,目光流转间,他亦浮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他看着贺兰秀川搁在凤首檀身的名贵古琴上的修长手指,淡淡道:“君既有意,我亦愿聆雅音,只是,贺兰教主,你确定你能在这里继续弹琴么?”
贺兰秀川下意识的随着他的目光去看自己的手指。
“啊……”
他的脸色终于变了。
那双看来只象擅于弹琴作画的纤长玉白的手,依然是白的,却白得诡异,如冰雪般苍冷,如枯木般僵硬,闪着淡淡的青色寒光,望去不似真人之手,竟象是以万年寒冰雕琢而成的假手。
还不仅如此,甚至连手腕,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泛起那奇异的冰白之色,一丝丝逐渐僵化。
四周众人震惊的眼神里写满疑问---这是什么毒,竟连武功独步天下的紫冥教主也在不知不觉间中了道儿!
那鹰目老者突然飞身而起,悄无声息的便逼到沐昕身后,寒光连闪,一柄弯刀已搁在沐昕颈侧:“你下了毒是不是?快拿解药来!”
沐昕合目微笑,状若入定,不理不睬。
那老者怒极,稀疏的眉毛一竖,将刀刃又往下压了压:“你给不给?”
贺兰秀川突然摇了摇头。
果不愧是天下第一大教教主,在一刹那的惊震之后迅速平静下来,贺兰秀川笑意重现,挥挥手,示意老者放开沐昕。
那老者不甘:“教主,他……”
贺兰秀川只是淡淡飞过一个眼风:“我的意思你也敢不听了?”
那老者立即收手,冷哼一声,悻悻收起弯刀,身形一闪,鬼魅般又回到贺兰秀川身后。
贺兰秀川看也不看自己正被逐渐蔓延的毒力导致僵木的双手,只是笑吟吟的看着沐昕:“易公子,好本事”他环顾四周:“要知道,在这屋内的,都是我教中顶尖高手,要在我们这一群眼力都还不弱的人眼皮底下下毒,还真不是件容易事,告诉我,你是如何下毒的?”
“他是如何下毒的?”密室里,难得如此神采飞扬的轩辕无也问我:“我怎么一点也没看出来呢?”
我略有些担忧的看着沐昕,答得漫不经心:“骰子。”
轩辕无一愣,仔细想了想,顿时恍然:“沐公子检查骰子时……”
“对,”我撇撇嘴:“不过是贺兰秀川太自大了而已,他以为在他面前没人敢玩花样,却不知道沐昕这个人,除了他老子他怕过谁?顶多不过一死而已,为什么不能死之前再搏一搏?他说要赌是假,煞有介事提出条件也是假,种种般般,不过是为了贺兰秀川放松警惕,以为他真的是要赌一回运气,却不知道沐昕真正要的,不过是要借检查骰子的机会,给贺兰秀川下毒而已。”
我泛起一个得意的微笑,先前,沐昕故作姿态,一枚枚要检查骰子是否灌水银时,我便隐隐猜到了他要做什么。
以沐昕的性格,岂会如此小气,去检查人家的骰子?
心里畅快,恨不得仰天长笑一番,我对贺兰秀川颇有怨气,如今看他吃瘪,真是说不出的痛快。
那毒,山庄三大法宝之一,我临行前外公万般不舍珍而重之的交给我的东西,岂会那么容易应付?饶是你贺兰秀川武功绝世,只怕也对这“冰魄晶心”无计可施!
外公在盒内留柬再三嘱咐一定慎用此毒,因为这是他新近研制出的奇毒,连他自己也未完全摸清毒性,只知此毒伤人无形,无人可逃,最宜用来对付过于厉害的仇家,但解药他却还没制出,只给了我续命的药丸,好易于控制。
只是,我皱起眉头,冰魄晶心,无毒之毒,施展之时要求的条件颇多,沐昕是如何在不伤害自己的前提下,把毒布到骰子表面的?
或者说,他是如何在众目睽睽下,把当初我特意塞给他,再三叮嘱万一需要下毒时必须戴上的冰膜手套戴上的?
我看着水屏中,垂目低眉,手拢袖中,对贺兰秀川的问话淡淡回答的沐昕,仔细回想着先前的一切,回想他是否有什么动作没被我看见。
水屏是可以转换角度的,我一直注意着沐昕,可以说,无论密室内外,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沐昕的一举一动。
我仔细思索着,越思索心越寒凉,一种恐惧的想法渐渐潜入我的心底,取代了先前那一刹的兴奋得意,思虑的阴云重重压上心头,我突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水屏在我眼里逐渐模糊,而沐昕笼在袖中的手越发清晰。
仿如一道闪电劈裂长空,劈出宇宙洪荒黑洞般的罅隙,于白光一闪间窥见真相令人恐惧的面目,森寒一掠。
沐昕!他根本就没戴手套!
我的指尖在微微发抖,一寸寸的冷下去,冷到心底。
仿佛听见卡擦一声,心被冻裂的声音。
这一刻我终于知道肝胆俱裂的滋味,如此黑暗而疼痛。
恐惧与绝望如雷霆般降临,我闭上眼,在心里大喊:“沐昕,你这傻子!”
“嗒!”一声轻响。
我混乱的心神被这声音惊得一颤,身侧,轩辕无笑道:“一日已过。”
我浑身一震,如梦初醒,一把抓住轩辕无:“你说了一日之后我就可以出去的,让我出去!”
轩辕无奇怪的看着我:“姑娘,你傻了吧,你那朋友好不容易骗倒了教主,免了密室暴露之危,这时候你说要出去?”
我斩钉截铁:“对,中国彩票:我要出去!”
轩辕无皱眉看着我:“沐公子将局势控制得很好啊,你替他操心什么?你且看着,说不定马上,贺兰秀川就离开了,你再不放心,也该等他走了再出来,不然你岂不是辜负了沐公子的苦心?”
我呆了呆,勉强收拾心神思考了他的话,明白自己惶急无措,失了算计,我不能如此莽撞,不能让沐昕白白冒此大险!
可是冰魄晶心的毒……虽说这奇毒遇强愈强,可焉知沐昕能坚持到贺兰秀川离开,万一他先倒下,后果不堪设想。
水屏上,沐昕笑答贺兰秀川:“教主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我是怎么下毒的,不过教主放心,这毒也没什么,调息调息也就好了,也不需要什么奇药,也不用立即闭关驱毒,很简单的。”
他越是这样说,贺兰秀川自然越是不信,他嘴角一抹艳丽的笑意隐着几分森寒:“是吗?你费尽心机下药,就为了简单的让我调息一下?”
沐昕抬起眼,淡淡掠了贺兰秀川一眼:“是,不过顺便我还想证明给大家看,紫冥教主也是人,死起来,也同样简单。”
怒叱群起。
贺兰秀川不怒反笑。
然而他的笑,即使隔着水屏,也可感觉出那份凛冽与锋利,他仰头,长笑三声。
哈哈哈!
每一声,沐昕的身子都轻轻一震。
三声毕,沐昕嘴角血迹隐现。
然而他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不给血迹流出的机会。
以袖揩抹血迹的动作,他已做不了,他便不给任何人,发现他其实和贺兰秀川一样。
我闭上眼,沐昕,你用尽心思,贺兰秀川输了,怒了,相信了,他已经上套了,可是,你要我如何立于你的伤口之上,去换取自己的自由和生存?
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我立即问轩辕无:“你这密道,是否还可通往别处?”
轩辕无一怔,欲言又止,半晌摇摇头。
我怒道:“明明是有,你为什么不肯说?告诉我,在哪里?”
轩辕无只是摇头,我瞪了他半晌,看向角落的毕方:“告诉我,在哪里?”
毕方干脆掉转身去。
我气极,正要追过去再问,却听一人道:“暗河。”
纱幔后,贺兰悠缓缓步出,只一日工夫,他便似已清减了些,往常合身的长衣,有些松散的披在身上,越发有几分憔悴。
我看着颜色如雪神情温柔的他,再转头看看水屏中平静周旋虎狼之中的沐昕,心里百味杂陈,只恨不能立仆于地,大哭一场,哭这纷乱诸事,为何总不能合着我的心意走,为何总让我无休无止的在欠着他人的恩惠,为何总让我徘徊,苦痛,彷徨,犹疑,担忧了你又担忧着他,把个心,生生撕裂了无数片仍旧没个着落处。
贺兰悠缓缓道:“解毒的第一步骤已成,两个时辰后再继续,你刚才的话我听见了,你若定要出去,尚有暗河可走。”
轩辕无皱眉道:“少教主,你疯了,暗河如何是她能走的路!”
www.lzuowen.com下{ 书 }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天下归元作品集
天下归元其他作品: 《燕倾天下》《千金笑》《凰权》《扶摇皇后》《帝凰》《女帝本色》中国彩票《帝凰(沧海长歌)》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11选599%准杀号 090期内部三码中特 4905.四不像弦机图 极速时时彩网址
广东十一选五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 彩票秒速赛车贴吧 山西快乐十分计划 新疆风采35选7
快中彩开奖 安徽时时彩中奖规则 易富彩娱乐是骗子吗 山东新11选5 七星直播
天津11选5网址 体彩11选五中奖规则 重庆老时时彩彩开奖 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 辽宁时时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