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燕倾天下》第十八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四)

沐晟示意仆人们都下去,坐在我对面,微有些昏暗的光线里,他的脸看来有很浓的疲惫之色,我心中一软,想这侯爷只怕也不好做。
沐晟语气忧虑:“你可知道,皇上继位后,因畏惧藩王权重势大,恐危及帝位,听了黄子澄,齐泰那帮书生撺掇,以齐泰为兵部尚书、黄子澄为太常卿,参予机务,定下了削藩之议。”
我一皱眉:“允……皇上也忒心急了,诸王分封各地,势力盘踞南北,根基稳实军力雄厚,又多半骁勇善战,擅长用兵,当此情状,纵使削藩,也当徐图缓之,不可操之过急,他才登基数月,连亲信能人尚未寻得几个,人又年轻,就要动那些桀骜不逊,百战沙场,死尸堆里爬出来的叔王?也太……轻率了。”
沐晟苦笑:“可不是嘛,可是皇上内心对诸王存疑已久,可谓如刺在骨不拔不快,登基甫月,便已对周王下了手,突调大军直扑河南,虏获周王及其家小,贬为庶人,流放云南,十二月,有人告发代王”贪虐残暴“,皇上将代王迁至蜀地看管,前几天,又以”不法事“罪名将岷王贬为庶人。
我皱皱眉:“皇上如此雷厉风行?倒和我印象不符……”想起那个白皙腼腆,善良淳厚的少年,只觉得茫然,为什么仅仅七年,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沐晟摇摇头:“帝王之寂寞,之孤独,之高处不胜寒,又岂是你我所能揣测,在其位必谋其政,他也是无可奈何。”
我心中惆怅,沉思了一会,也忍不住叹道:“余下诸王必不甘束手就缚,天下无宁日矣。”
“正是如此!”沐晟一拍手:“周,代,齐,岷诸王连番被贬,此事已令天下震动,诸王惶惶不安,燕王宁王在诸王中势力最盛声名最广,皇上下一个动手的,必是二人之一,前不久,皇上派工部侍郎张呙牧守北平,然后命谢贵、张信为北平都指挥使,北平军权尽在二人之手,饶是如此还不够,又命宋忠率兵三万,镇守屯平、山海关一带,钳制北平,燕王情势,可谓危矣。”
说完紧紧盯着我,我见他神色古怪,突然想起父亲,出入随从,言行举止,贵盛不下舅舅,莫不也是诸王之一?
刚想起此处立即怒从心起,干脆掉转话题:“纵使乱象初显,想来也不至于立时便出兵放马,我一介普通女子,不招惹也便是了,对了,为何不见另几位哥哥?”
沐晟道:“长兄去年也逝了,昂在京师,至于昕……“他满脸怪异神色的看着我:”他在为你守坟。”
啊???!!!
西平侯府七年后的夜,与以往的每个夜并无不同,藏鸦别院我的卧房,也陈设如前一模一样,甚至连我床前束帐的玉钩上,我曾经淘气系上的一串珠子,都依旧在飘摇的烛火里,发出暗暗幽光。
我抚摸室内一桌一几,触指冰凉的感觉,终究是没有人再会温暖它们了。
沐晟说沐昕每个月都会来一次,在我的卧房里呆一整天,谁也不知道他做什么,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沐昕,乃至沐家人,一直以为我死了。
那年我病重被近邪带走,舅舅是知道的,但为了避免更多麻烦,舅舅对家人宣称我已病死。别人倒还罢了,沐昕却因此大病一场,痊愈后便缠着舅舅,要去上我的坟,舅舅被他缠得无奈,随便令人弄了个空棺做了个假坟,埋在侯府后山,沐昕去好生祭奠了一场,不知怎的又冒出主意,闹着要将我迁葬,说我一直不喜欢侯府拘束,向往府外广阔天地,不能生拘束了我,死也困我在这,定要舅舅把迁葬之事交给他,舅舅被逼无奈,为了这小子死心,干脆找了个女童尸体,装入空棺,然后就叫这小子自己去搬弄。
沐昕也是个倔小子,竟真的带了人,迁了“我”的坟,也不告诉任何人,只说山清水秀,“我”定很喜欢,每年“我”忌辰,他便携了诗书,自去给我守坟,一守就是数月,难得回侯府,沐王府众人深以为异,却又不敢直接问这小爷,有次灌醉了他旁敲侧击,才知道,这家伙搭芦为居,素衣荆门,就住在“我”坟旁,甚至在天热的时候,就睡在“我”坟边!
我抬头,仰望玉台秋月,看那寒光淡淡穿过朱门庭户,都说转眼落尽繁花春去也,人非物逝星霜变,却不曾想,依然有人将我如此深深记得,想起沐晟说他白衣散发,浓酒残诗,于那远离红尘清幽去处,与孤坟对饮,向冷月酹愁,醉至浓处,就地躺卧,纵情悲歌山水之间,又是怎样的一种悲凉?
……
不知何时,眼角却已微湿,我拈起那滴泪珠,对着月光照见那剔透晶莹,只觉怅然无限,万千思绪,一半烟遮,一半云埋。
窗外,有人轻轻笑了下。
我一弹指,将那泪挥散于指尖,冷笑抬头:“你莫非迷上了这梁上君子勾当?”
贺兰悠坐在屋顶上,正淡淡俯视着我,一天清辉之中,他银袍委地,黑发披散,神韵迷离的容颜不辨悲喜,点漆似的黑眸却深幽如同苍穹。
他对我举了举手中的酒壶:”我坐的是屋顶,不是房梁。“
我轻轻一跃,坐于他身侧:”贺兰悠,你为什么不走,你的药力已经解了,武功也教给我了,我想不出你还有留下的理由。“
贺兰悠想了想,又现出他那招牌羞涩笑容,我怒道:”贺兰悠,你少给我来这一套,你知不知道我一看你这样笑就心里发毛?“
贺兰悠奇怪的看我,一脸无辜:”我只会这种笑法。“
我气结:”你从小是和狐狸住一窝的吗?“
贺兰悠目光一闪,那瞬间我突然觉得有道奇异的星光流过他眸中,未及看清便已消逝,他却已悠悠笑起来:“你说对了,我是和狐狸一窝住,不仅有狐狸,还有狮虎熊豹,一窝的野兽。”
我深深的看他:“贺兰悠,你的童年,我想未必比我快乐吧?”
贺兰悠偏头想了想,星空下他神情无邪而目光幽冷:“自己以为的悲哀或痛苦,未必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唯一的痛苦就是现在还不能让别人更痛苦,以前的,不算。”
转过头,他用他温柔的眼波看着我,漫天星芒流转,尽落在他一人眼里,瞬间黯淡了耿耿霜河:“至于我为什么还不走,是因为,我觉得你很寂寞”。
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慢跳了一拍,茫茫然转首看去,贺兰悠秀逸的侧面在这夜分外清凉的月色下,如重笔勾勒的水墨写意般温润柔和,我定定看着他,只觉得心底有极淡的温暖悠悠铺漫开去,轻而缓的浸润肺腑,每流过一寸,便多一寸混沌的欢喜。
忍不住微微一笑,忽觉这夜和初见他的那一日般,风好花好,什么都好,便是这一刻的安静也很好,什么都不用说,就静静躺在这屋顶,忘怀天地,忘怀这尘世曾给予我的重重忧伤。
很久很久以后,我转头去看贺兰悠,见他神情宁静,呼吸轻细,似是睡着了,方轻轻道:“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刚才还在沉睡中的贺兰悠却突然眨了眨眼,长而黑的睫毛如扇扬起:“天气这么好,哪来的风雨?”
……
半个时辰后,我扛了个包袱,一溜烟出了西平侯府,虽然有点对不起沐晟,再次不告而别,可我现在很热,真的真的很热,我需要出门乘凉……
马车不想再要了,我在马厩偷了匹马,一路狂奔,很快出了昆明城,一路往江南而去。
我并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然而想起沐昕把那个”我“葬在山清水秀之地,想来江南的可能性比较大些,我总不能让沐昕真的这样对着个假坟长久的哀悼下去,找到他,告诉他我还活着,这是我现在必须要做的事。
贺兰悠在两个时辰后追上了我,我发现他的时候他正悄无声息的坐在我身后,一脸若无其事表情,手里居然还抓了把瓜子在磕,看见他,我的红潮哗的一下又上来了,无法避免的想起那首无意吟哦出的情诗,而他那惫懒模样更令我恼羞成怒,冷哼一声,正要把这无赖阴险的小子掀下马去,却见他突然和婉一笑,指间一拂,数枚瓜子壳闪电般飞向身后,啪啪数声,不知击在什么东西身上,立时响起数声闷哼。
我一惊,急速奔驰中凝神听去,只听的细碎声响不断,似有人悄悄退去,却又有声响自前方响起,我皱眉:”有人跟踪?“
贺兰悠懒懒吐出一颗瓜子壳:”没事,找我的。“
话音未毕,前方突然亮起数只灯笼,灯笼是很少见的银色,几乎与月光混同,幽幽飘荡在半空中,灯笼里点着青绿如鬼火的蜡烛,看来便似鬼眼一闪一灭,缓缓逼了近来。
我冷冷道;”这灯丑得很,贺兰悠,是你灭了还是我亲自灭?“
贺兰悠摇摇手:”别啊,这灯是魂灯,是我教中弟子以精血练成,有召唤摄魂功用,你灭了,叫人家到哪再去练一盏?“
他想了想,抬头道:”来的是哪位尊护法?贺兰在此,还请见告。“
一个尖利如丝语调似针的声音响起,竟是从那魂灯中发出的:”少教主,玩够了罢?也该和属下们回总坛了,教主寻你呢。“
我诧异的望着那盏鬼气深深的灯,这家伙不要命了么?不知道贺兰的性子么?自称属下,语气却狂得没边没沿,当贺兰悠是吃草长大的?
正等着看那装神弄鬼的家伙倒霉,贺兰悠的回答却让我一呆。
那家伙竟毫不在乎那只灯的冒犯,笑吟吟一派和气:”原来是奎木护法,护法说的是,不过我尚有要事需得办理,回教之事,容后再叙。“
那人阴测测道:”少教主这话不用和我说,去和教规说比较合适,违背教主尊令者,入万魔窟受裂肌碎骨之刑,少教主不会不知道吧?“
我听得怒从心起,什么鬼教,什么万魔窟,什么混蛋属下,口口声声恐吓威胁,当贺兰悠吃素也就罢了,当我也是吃素的么?
手腕一扬,便要放出艾绿姑姑赠我的宝贝,先灭了那破灯再说,却被贺兰悠一把拉住。
他的手紧紧抓住我的手,手心温暖而稳定,我怔了怔,只觉心一软,叹了口气,将银丝收回。
罢了,这小子向来隐忍,由得他吧。
贺兰悠一笑,突然换了种语言,音调古怪,转折生涩,竟象是域外语言,我诧异的看着他,却见那灯中幽深的语声却也换了,与他一问一答,过不多时,那灯象是一个人沉思点头般,一灭一闪,微微一颤,接着便冉冉向后飘去,其余灯盏仿若有灵般,也随着去了。
我看着那倏忽来去的银灯青焰鬼魅般消失在月色中,四周一直隐约传来的细碎声响也突然不闻,天地间安静如死,连虫鸣也无,不由一阵寒气从心底升起,皱眉道:”贺兰悠,你和他们说了什么?“
----------------------------
注: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诗经·国风·郑风·风雨》
诗经中的著名情诗,译文:风雨晦暗秋夜长,鸡鸣声不停息。看到你来这里,还有什么不高兴呢?
wwW.7WENXUE.com下%书 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天下归元作品集
天下归元其他作品: 《帝凰》《女帝本色》《千金笑》《帝凰(沧海长歌)》《凤倾天阑》《凰权》中国彩票《扶摇皇后》

11选5计划平台 重庆时时彩开奖将结果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七星板 大赢家福利彩票网
四川体育彩票投注站 广西快三 us时时彩平台出租 新疆十一选五规则 上海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湖北11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31选7今天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三历史遗漏 平特一肖图第四期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
澳洲幸运8走势图 欧冠足球投注 优彩网代理靠什么赚钱 河南快3走势图今 新东泰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