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燕倾天下》第六章 长沟流月去无声(二)

有惊无险的寿礼风波算是过去了,我再也无心多留,也懒得看沐昕怪异神色,只对站在沐昕身侧,一直关切的注视着我,相貌肖似乃父的二哥沐晟笑了笑,向舅舅告了罪,便赶紧出了门。
走出来没几步,便听见身后有人跟随,回头看去,果然是沐昕那小子,我没好气的瞪他:“你来干嘛?嫌我丢的丑还不够吗?”
沐昕斜瞟着我,亮若星辰的眼里有莫名的神情:“你哪里丢丑了?你好厉害,好神气,好出风头!”
我嗤的一笑:“夸奖,如果你也想出出这般风头,我倒不介意哪次为你筹谋筹谋,表哥。”
我故意将那表哥二字拖得又软又长,仔细觑他表情,果然他脸红了一红。
哼哼,知道脸红,还有救,那就算了,我懒得理他,大步离开。
不想身后靴声橐橐,那小子脸皮还真厚,居然又跟了上来,我皱眉:“你尽跟着我做甚!”
他一脸惫懒无赖之色:“路这么宽,你走得,我便走不得?”
我冷笑睇他:“走得,自然走得,不过我若不想和你走一条路,那自然也由得。”
转弯,我打算绕个弯子回别院,大不了不去听风水榭,说不定干爹他们还在别院和娘聊天呢。“
结果再次听见那小子可恶的靴声。
我真有点火了,这小子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铜豌豆似的无赖得没完没了,当咱刘怀素名字中有个素,就真是个吃素的吗?
正要发火,他摇摇手指:”别别,我不想和你吵架。“
我冷笑:”我更懒得浪费口舌。“
他看着我,笑容灿烂:”怀素,想不想知道刚才为什么那词犯了忌讳?“算准了我定然会按捺不住问他般。一脸笃定的得意神情。”
我心中一动,然而立即笑得比他还灿烂:“不想。”“
好似突然被塞下了个大元宵,沐昕的满口洁白牙齿登时被我看了个清楚:”不不不…不想?你你你你这个怪人,你都没好奇心么?“
我慢条斯理吹吹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尘:”你不是告诉我了么,犯忌讳嘛。“”那你就不想知道犯了什么忌讳?“沐昕有点急了。
我笑容满面的看着他:”想……“沐昕眼睛一亮,不过他的笑意未起便瞬间垮塌:”不过我不打算问你,我问舅舅,他也一样会告诉我,我才不上你的当。“
瞟了这小子阵青阵白的脸色一眼,我心情大好的转身:”你要跟着我就跟吧,允哥哥来了,如果你想把他那只心爱的小弩骗到手,不抓紧时间努力怎么行?“
沐昕立即颠颠的追上我:”哎,我跟着你就为这个,我们一起去找阿允玩,你陪我玩的高兴,我就把那个忌讳告诉你,是我从方叔叔那儿听来的,求了好久他才告诉我的……“
我再次嗤笑:”幼稚!“
允果然在水榭,我看到他时他正微带忧伤的趴在栏杆上,看着脚下:”菡萏香消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
我走近他,和他一起俯在回廊栏杆上:”允哥哥,感伤时节也不能这般提前法,这西南地气温暖,虽说时序已秋,侯府移栽的十里荷花,尚自东风催露千娇面,欲绽红深开处浅,你就急急的‘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了,这是从何说起?“
允应声转头,看见我,目中神采大现,我心里暗暗叹息,看来今天衣服过于华美,怎么谁见了我都这个表情。
允刚才的颓伤仿如没发生过,喜滋滋拉着我的手:”我就知道你还会来看我的,来,我们一起…“忽然看见我身后正微带古怪神情看着我们的沐昕,微微一怔,中国彩票:缓缓放开我的手,讪讪笑道:”昕弟,你也来了。“
沐昕在笑,可我觉得他的笑容有点点奇怪:”允哥,别来无恙啊。“
允微有点羞赧的笑:”昕弟近来也好啊?“
我实在听不得这两人酸里吧唧的对话,眼珠乱转,突然看见允腰上挂的玉佩,洁白如雪,上有飞龙纹饰,不由一怔:”允哥哥,你的玉佩怎的和我一样?“
说着,我自袖里摸出一个绛紫镶金线荷包,打开,取出块玉佩来,这是上一次干爹来看我时送给我的,我很喜欢它洁白无暇的质地,常随身带着。
允笑容里满是欢喜,轻轻抚摸那玉佩:”是啊,这玉佩我从小就有了,不过你一直没注意罢了,我们的是一样的呢。“
我好奇的凑过头去,将自己掌心的玉佩与允的仔细比较,果然一毫不差,我将两枚玉佩拈起,对着日光,着迷的照着那流转通透的玉色:”哎,真的很美啊………“
话未说完,一只手突然大力的伸过来,因为抢得用力,沐昕的袖子甚至带起了一阵风,烦躁的语声响起:”拿来我看看,什么宝贝玩意!“
我被突然伸出的手吓了一跳,手立即不稳,两枚玉佩登时向下落去,我大急,下面不是地面就是荷池,落哪里都是粉碎的结局,急忙伸手去捞。
与此同时,神色大变的允和沐昕也都抢上前去抓玉佩,我动作快些,手掌一翻,已经抓住了还未及完全落下的玉佩的丝绦,心中一喜五指用力,正要抬头,却突然被冲过来的沐昕撞得不稳,哎呀一声,身体倾斜,到手的玉佩又飞了出去。
允被这接连发生的突然状况惊得有点手足无措,奓着手奔上前又想扶我又想抓住玉佩,不想过于心急,脚底一滑,惊叫一声仰天栽倒,两枚玉佩先后落了下来,好巧不巧的正砸在他脸上。
一直离我比较近的沐昕早已扶住了我,两人惊魂未定的看着地上的允,两枚玉佩因为是先砸在他额头再落地的,倒是没碎,我上前将玉佩拣起,又去扶允,看见他额头被玉佩砸得一边一个红包,觉得又巧合又滑稽,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
笑了一半,突然觉得不对,允为什么没睁开眼睛?两个小包不至于砸昏他吧?还有,我扶着他的头的手,黏黏的,是什么?!
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我将扶住允后脑的手慢慢抽出,一色浓腻的鲜红震惊了我全部的心神,血!!!
沐昕已经惊叫出声,我白着脸,轻轻将允的头放平,娘说过,后脑受伤的人不能随意移动。
咬着唇我站起身,刷的撕下一截衣襟,轻轻堵住允还在流血的伤口,顺便踢了傻站着的沐昕一脚:”愣什么,快去叫人!“
不过已经不需要我们叫人了,离长廊不远的干爹和他的护卫,以及侯府的护卫们先后发现了这里的动静,急忙奔了过来,干爹冲过来,一眼看见一动不动的允,脸色刷的一下白了。
干爹的护卫也一脸惊吓欲死的神色,有一个年轻护卫忍不住惊呼:”殿…“却瞬间被身边的人捂了嘴。
我正在六神无主的慌乱之中,虽然听见却没有注意,眼见众人神色如天塌下来似的惊慌,心知这祸闯得不小,允的身份一定贵重得很,万一出事,只怕会给舅舅带来祸患,舅舅寿辰,出了这档子事,我怎么对得起他?允是我的干哥哥,真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这一辈子也要良心不安,还有干爹…啊!我干了什么?
舅舅很快也赶来了,带了侯府最好的大夫,大家小心的将允安置在水榭的内堂软榻上,大夫上前给允清理伤口,我的鹅黄衣襟已经被血染红,而允的伤口是道裂开的小口子,如殷红的嘴般惊心的张着-----他跌下的时候,后脑正磕在身后的假山石上。
大夫在众人围拥中,给允包扎了伤口,把了脉,又开了药方,立时有人飞奔去熬药,干爹和舅舅目光焦灼,连声问:”要不要紧?“
我死死盯着大夫的嘴,生怕那被花白胡子包围着的嘴会吐出令我胆战心惊的答案来,偏偏那老家伙慢条斯理:”公子是皮肉外伤,血流的多,却也无甚大碍,“
此言一出,室内尽是出长气之声。
却见那老家伙又摇头晃脑:”不过…“
心再次被拎起,我恶狠狠瞪着这老家伙,不知道卖关子会死人吗?”头颅乃人体魁首,要紧之处,倒也需小心侍候着,过了今夜若无更多不适,想来也就无碍了。“
众人再次吁出长气,护卫们渐渐退了出去,舅舅和干爹怕影响允的休养,都去了外间,我将心慢慢放下来,正要到干爹和舅舅面前再次赔罪,眼角突然觑见门廊处多了一条纤细身影。
心一紧,我缓缓转头,果然是娘,她云鬓浅绾,蛾眉笼烟,灪灪秋水四射流波,虽说舅舅喜日子,换了身颜色衣裳,然而那秋香色绣海棠花缎袍仍不能掩住她如霜的面色。
娘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步不生尘的走来,看也不看我,先向干爹敛衽为礼:”怀素顽劣,累及允儿受伤,都是小妹教导无方之故,还请兄长不必顾念情分,好生责罚这惹祸生事的丫头。“
干爹深深看着娘,摇了摇头:”不过是孩子玩闹,允…并无大碍,此事就算了吧,别吓着了孩子。“
刚才大夫救治允的时候我已将事情经过简单的向干爹和舅舅说过,只说是自己贪看玉佩,无意滑落,允为接住玉佩而失足受伤,一个字也未提沐昕,干爹和舅舅虽心急,但都温言宽慰了我,此时干爹依旧温和如前,上前将欲跪下的我拦住:”怀素,你也是无心,如何能怪你。“
娘还是不看我,又转向舅舅,还没说话,舅舅已经连连摆手:”别别,舞絮,怀素并无大过,你也不要苛责了。“
娘幽幽一叹:”今日是你的大好日子,生生被这可恨的丫头搅了,如何能饶,这孩子,我一直想着她寂寞孤单,心下不忍,因此诸多放纵,谁知道我终究是错了,怀素性子恣肆,任性妄为,若不严惩,难保日后不会引出更大的祸事…“转头看我,冷冷道:”跪下!“
我咬着唇,一言不发的跪在了冰冷的青石地面上。
WWW.xiABOOK.COM下!书!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天下归元作品集
天下归元其他作品: 《扶摇皇后》《凰权》《女帝本色》《千金笑》《燕倾天下》《帝凰(沧海长歌)》中国彩票《帝凰》

江西时时彩走势 快乐十分在线开奖 31选7走势图 排列五开奖结果 彩票缩水过滤软件
香港黄大仙救世报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北京快3大小计划 广西十一选五彩票
天天彩票下载 博金冠app 听说幸运飞艇有漏洞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山东 安徽福彩快三开奖查询
香港六合彩票 下载6合宝典最新版本 网球优等生第二季 乐彩客app 吉利彩票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