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燕倾天下》第四章 春山眉黛少年时(四)

这一夜的经历让我恹恹了很久,总有些不敢去深思的直觉令我害怕,我怯怯的思考,却总在最接近要紧的时刻自动逃开,我终究是懦弱的,假想着现实的美好,宁可忘却那声声叹息里的凄凉。
好在很快就有事情牵扯了我的思绪,舅舅的生辰快到了。
这西平侯府,我看腻了那些伪饰的笑容,如果有什么值得我深爱并留恋的话,我想只有舅舅一个。
他真的很疼我,父亲般的,我没见过父亲,周围人也对我讳莫如深,她们以为我定然渴盼着知道父亲的一切,所以对自己的隐瞒略有歉意,其实我根本不想知道他是谁,没有他,我们母女依旧活得很好,而他丢下我的母亲,如果不是因为死亡,那么,这样的男人也没什么好值得留恋的。
舅舅的生辰,我问娘,该准备什么才好,杨姑姑笑得开心:“傻小姐,你给舅舅多叩几个头就在里面了,你还未成年,送什么礼?”
我撇撇嘴:“头是要叩的,礼也是要备的,沐家富可敌国,金珠宝玉的太俗气也没意思,娘,你说我送个什么好?”
娘微笑看了我一眼:“难得你有这个心,你不是在学书画么,送副自己的字画便是了。”
我吐吐舌头:“侯府中堂那许多名家字画,不是当朝一流的都没资格挤进正厅,我送字画?怕不笑掉侯府上下的大牙。”
娘扬扬眉,笑容里有一丝玩味:“我以为你从来不会在乎别人的嘲笑。”
我摆摆手:“还不是怕给你丢人么。”
娘怔了怔,忽道:“你是你,我是我,你的画若丢人,我可不认识你。”
“嘿!”我瞪大眼:“毒辣啊…”
杨姑姑早已笑得捧腹:“难得夫人这么开心,夫人不妨指点指点小姐,反正她孩子手笔,画什么,侯爷都是欢喜的,再说以小姐的天分,断不至丢了丑去。”
我自然明白娘是逗我来着,看着娘清浅的笑意,数日来的担忧渐渐淡去,也许娘吃了那药了,也许那莫名的病有了起色,也许……。
我想,我是多虑了,不是所有的痛苦都必须潜藏,所有的微笑都深蕴悲哀,至少这一刻,我一直精心维护的幸福,不就如同晨间新摘的带露的花,正新鲜盛放在我眼前?
我却不知,原来幸福,亦曾回光返照。
勉强用功了月余,作了副山水,用笔疏朗,淡墨皴染,画上一泊碧水,波平如镜,水上一叶扁舟,舟上一人负手而立,衣袂飘飘,意态潇洒逼人,舟末船娘弯身持桨,含笑遥望远山隐隐,神情灵动,直令人觉似可闻欸乃之声。
娘看了说好:“远山分碧色,舟从天上来。”
我自然得意,寻思着填了什么词合适,却左也不满意右也不合意,生怕浪费了我难得的精心之作,眼看寿辰将至,苦思不已。
便想了去舅舅书房,看看他平日都看些什么书,挑了他爱的书上的句子,舅舅定然喜欢,主意打定,便瞒了娘出门来。
舅舅的书房在瑞园南侧,我很头疼再次面对那个令我心虚的地方,走过瑞园时,忍不住东张西看,实在不想谁再跳出来坏我好事了,打量一周见没有人,不由松了口气。
气没松完,有人重重拍我肩膀:“喂!”
我被惊得一跳,回头看去,暗叫苦也。
又是沐昕那小子,他上次的苦头还没吃够么?又来撩拨我?
沐昕却好像全然忘记了所有不快,笑嘻嘻的看我:“怀素,你去哪?”
我挑起眉毛,他叫我怀素?他不是从来都只会喊我野种野丫头么?我还以为他根本不知道我名字呢。
沐昕见我不答,转了转眼睛,看看我行路的方向:“这条路只通向爹爹书房,你不是要到他书房去吧?”
这小子今天倒和善,我心里嘀咕,转性了?上次那事后我还听说他被舅舅禁足了呢,居然一点也没迁怒我?
沐昕看我一脸狐疑,笑容更加和气,明亮的眼睛里,满是欣悦的光:“你何必这个表情呢,怎么说你都算是我表妹,上次是我说话过分,事后想想很过意不去,这里先向妹妹赔罪了。”说完居然老老实实作了个揖。
不得不说,这小子不怒发冲冠的时候,还真的看起来挺顺眼的。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回了一礼,然后,绕过他,走路。
沐昕手一张,拦住我:“怀素,如果你要去爹爹书房,我就劝你不要去了。”
“为什么?”我这才正眼看他。
“爹爹正和家将们商议要事,传话说不许任何人靠近。”
我皱皱眉,那倒真不好办了,看着沐昕,突然眼睛一亮,这家伙一定知道舅舅喜欢什么样的诗词,不妨问问他。
不过这小子不是个好东西,今天这般好脸色也难讲就是痛改前非,我得防着。
故作漫不经心道:“哎呀,真可惜,我本想去向舅舅借几本书来着。”
沐昕撇撇嘴:“书哪里没有?你那个乌鸦别院会没有?”
我懒得去纠正藏鸦与乌鸦,笑道:“书自然是有的,只是前几日听舅舅说起,他那新搜寻了些好书,还说了最喜欢谁谁的诗……哎呀,瞧我这记性,他说的是谁来着?……”
我故作苦思状,偷眼瞧沐昕神情,他果然上当,很快接口:“张孝祥嘛,爹爹喜欢他的词,豪迈旷达,气魄坦荡,爹爹总说,千古词豪,唯张与苏。”
我眼睛一亮,喜笑颜开:“对对!张孝祥,一首念奴娇过洞庭,写得欲舞飞天出神入化,舅舅一代名将,也只有张孝祥的词风,方配得起他的赫赫威名。”
沐昕眯起他那双澄澈的眼,歪歪头看了看我:“你也懂诗词?”
我有点恼怒他的轻视,不过想到想要的消息即已得到,何必和这小子一般见识:“不懂不懂,胡说而已,它认得我,我不识得它,既然舅舅不见人,我便回去了,告辞告辞。”
转身就走,那小子也不来追,走出几步,我心下疑惑,忍不住回身去看,却见那小子似笑非笑,立于道路,微风吹动他锦罗白袍,气韵里散发的脱俗神姿,令我难得怔忪。
回去别院,急急研墨濡毫,一气呵成:
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写完晾干,偷笑着卷起,连娘也没给告诉,我要给所有人一个惊喜。
舅舅寿辰那天,我再次见识到贵盛锦绣,豪族风流的奢侈排场。
鲜艳的红毡毯一直铺到正门之外,门外骏马香车软轿官轿停了好几里地,来往人流络绎不绝,院内设彩幄锦棚,陈放各级官吏名流送上的寿礼,几个师爷在棚中登记来客礼单,手腕酸了都没空休息,唱名的礼宾清脆的嗓子已微带沙哑,也难怪,从早喊到午,还得声音悠远抑扬顿挫,也真不容易。
大小官绅们堆着满脸的笑,热络络的挤进正厅,厅里又是一番景象,满目辉光尽多华彩,一鼎一鹤一灯一屏都洋溢着骄人的富贵气息。青花缠枝牡丹纹罐插雀雉翠羽,白瓷三足炉燃名贵龙涎,紫檀家具多宝格太师椅整齐排列,钧窑天青釉仰锺式花盆厚润艳丽,更有珍玩无数熠熠生辉,但最引人注目的,是正面大幅的玫瑰红织锦缎垂帘正中,一个金光灿灿的寿字耀人眼目,据称,那是今上御笔。
众人对寿字啧啧称叹,欣羡之意现于言表,沐家开国功臣,赐镇云南,在当地权势熏天,威名赫赫,舅舅又是今上诸义子中最受宠爱的一位,他自幼由马皇后抚养长大,情义深浓非等闲可比,他的生辰,别说云贵当地高官纷纷拜贺,便是京城显贵,也来了不少。
三司长官自然都来了,云南布政使,都指挥使,提刑按察使齐聚,至于都转运盐使,云南知府等正三品下的官员,只怕打烂算盘一时也数不清,甚至一向不受地方辖制的锦衣卫指挥使,都殷勤上门,一时间满府冠盖云集。
娘一向不爱热闹,近日又看来总有些不适似的精神恹恹,自然不会掺和这类场合,我换了一身鹅黄云锦通袖宫袍,中国彩票:雪白的嵌翡翠玉带。两边发髻各戴一朵指顶大西洋珍珠碧玉镶嵌的宝花。铜镜里看自己,黄得娇嫩,绿得青翠,衬着淡淡眉粉粉唇,鲜亮得如同早春积雪里初初盛放的迎春。
携了寿礼去正堂。从别院出来,经翠微堂,便是听风水榭,踏进迂回转折的柳木长廊,即可见侧面的大片莲池,汉白玉为底,水色清冽如镜,两行垂柳滨堤而衍,堤在湖水间蜿蜒前伸,直至在水中央的”蒹葭亭“,说是亭,其实只是檐角做成亭的形状,底下依然是房舍结构,却在四面皆有大幅雕花隔扇半掩半闭,凉风鼓荡而入,吹得白纱垂帘飘然欲飞,站在窗前,可见碧水环绕,莲叶田田,水上扁舟数叶,几名绿衣女子执桨往返,想是一应用度,皆以此轻舟运送,闲常人意欲登萍渡水也不可至,真是处私密轩敞风雅明净兼而有之的好所在。
我微笑看那亭,喜欢那般位于红尘之中而又远离烟火之外的独特意韵,正要绕过,忽见一人开门出来,展露一口白牙,细长的眼角微微上挑,温柔而又朗然的向我微笑:”怀素妹妹,别来无恙?“
www.znaed.com.cn http://www.znaed.com.cn/Ok.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天下归元作品集
天下归元其他作品: 《女帝本色》《燕倾天下》《帝凰(沧海长歌)》《扶摇皇后》《凰权》《帝凰》中国彩票《千金笑》

浙江6加1开奖结果奖金 安徽快3技巧 3d试机号app下载 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 青海11选5开奖记录
山西十一选五 nba中国赛 山东群英会综合走势图 19500彩票网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
必胜时时彩软件 彩票平台源码 河南22选5技巧 北京时时彩全天计划 福彩3d开机号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11选五山西开奖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江苏十一选五 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